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動態 > 詳情

蘇紀蘭:發出中國海洋自己的聲音

來源:浙江統戰 2019-10-09

【編者按】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多黨合作制度確立70周年、省知聯會成立15周年,我省舉辦了黨外知識分子愛國奮斗報告會。報告會上,9名宣講嘉賓圍繞愛國奮斗主題,講述了各自立足崗位建功立業新時代的生動故事。“浙江統戰”將推送每位宣講嘉賓的演講內容,以饗讀者。


中國科學院院士、海洋二所名譽所長、省知聯會首任會長蘇紀蘭

很榮幸受邀參加本次報告會,但因為要主持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國合會)海洋可持續發展項目的兩個國際工作組的啟動會議,我無法來到愛國奮斗報告會現場。借此機會,我想談談我的個人經歷和體會,與大家分享。

我1935年出生在湖南,隨即受日本侵華戰爭影響,在云貴川一帶度過了我的童年。解放前夕,我隨父親去了臺灣。1957年于臺灣大學畢業,后去美國讀研,并于1967 年獲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博士。畢業后,先后任教于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工程科學系和佛羅里達州立大西洋大學海洋工程系。

我們這一代知識分子受中國上世紀30年代魯迅、茅盾、巴金等作家愛國文學作品的影響,對祖國有一種強烈的責任感。我的家庭教育,年幼時我的親戚、老師對我的影響,在美國的經歷,讓我們始終有一個回到大陸服務祖國的想法。

1972年,我和其他旅美華僑組成訪華團回國,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在人民大會堂西藏廳見到了周恩來總理。當工作人員向總理介紹我時,日理萬機的總理親切地說:“幾次要求回祖國的就是你吧?”這次接見使我終身難忘,并堅定了我回歸祖國的決心。


之后,在我夫人袁立宜的支持下,我們到加拿大打聽回國事宜,后又向加拿大大使館 ( 那時中美尚未建交 ) 多次申請回國。然而,當時國內正處于文革動亂之中,我們想要回國的想法一直未能實現。等到1979 年中美正式建交,我和夫人袁立宜終于攜子女順利回到祖國。回國后,我在國家海洋局二所工作,主要從事海洋環流動力學研究。

我剛回國的時候,由于我國海洋科學研究起步較晚,科研水平與國際先進水平差距較大,中國很多好的大學都沒有海洋科學。當時國內海洋科考環境落后,觀測設備和儀器基本都要依靠國外進口,自己積累的觀測數據也不多。但國內有這么一群海洋科技工作者,我們夢想能夠在中國建立世界一流海洋科學研究院,我們經常討論中國海洋科學發展的瓶頸和需要,我們無時無刻不在憧憬著中國海洋的未來。

在國家的支持和我們的共同努力下,如今,國內海洋的觀測手段有了質和量的長足發展,全國已有不少科考船并配置了許多先進科考儀器設備,與國際海洋學研究合作越來越多,海洋科研力量越來越強。比如,最近雪龍2號極地破冰船也正在投入使用,這將為我國極地科研事業的提升提供了優良的支撐,以體現我國的綜合國力和科技實力。

我所工作的單位,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共有職工400余位,其中科研人員300位左右,建所以來,一共自主培養了6位院士,還有一大批國家千人、省特級、包括杰青等各類青年科技獎獲得者。有越來越多的青年人關注熱愛海洋研究,這讓我感到非常的欣慰,同時也非常驕傲和幸福。

作為省知聯會的發起人和首任會長,我一直關注省知聯會的發展。我很高興地看到,省知聯會把各個領域黨外知識分子團結凝聚起來,在創業創新、建言獻策、社會服務等各個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正如習總書記所說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責任和使命。我相信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省知聯會的團結引導能讓更多的年輕黨外知識分子脫穎而出。他們將肩負起時代責任與使命,為實施科教興國、人才強國戰略作出應有的貢獻!

河南快赢481出号规律